一盞信號燈 四代人接力
本文來源: 河南日報 2019-07-25 07:42:31 編輯: 谷婷婷 作者: 宋敏

一盞信號燈 四代人接力

2019-07-25 07:42:31 來源: 河南日報
摘要

1974年,臨潁站信號聯鎖設備改造,臂板信號機換成了完全用電氣元件控制的色燈信號機。

1974年,臨潁站信號聯鎖設備改造,臂板信號機換成了完全用電氣元件控制的色燈信號機。

  7月16日13點40分,京廣線臨潁站南咽喉下行3道出站信號機旁,石俊剛正在處理該架信號機紅燈報警隱患。只見他彎腰弓背,左手拿著萬用表,右手測量紅燈燈泡兩端電壓值。由于業務熟練,他只用了4分鐘就找到了報警原因,讓這架信號機恢復了正常狀態。

  石俊剛是中國鐵路鄭州局集團有限公司鄭州電務段臨潁信號工區工長。消除完設備隱患后,他又特意把這架信號機的內外透鏡擦拭了一遍,好讓信號燈照得更遠。其實,在石俊剛心里,也有一盞和現場信號燈一樣重要的信號燈,那是一盞已經傳給兒子石居峰的“老古董”……

  在鄭州電務段“90后”信號工石居峰的書桌上,擺放的正是那盞古老的信號燈。這盞保存了70多年的信號燈是他太爺爺石殿堂留下來的“傳家寶”。

  石殿堂是一名“老鐵路”,曾在京廣線臨潁站工作。當時鐵路沒有電氣化,指揮行車和扳道岔都靠人工。白天,石殿堂拿著信號旗接發車,晚上,就往車站軌道旁的鐵桿上掛信號燈。1962年石殿堂退休時,將這盞新中國成立前就上崗的舊信號燈保存了下來,并傳給在鐵路工作的兒子石庭義。

  今年75歲的石庭義上世紀70年代在臨潁站當信號工,他的兒子石俊剛現任臨潁信號工區工長,孫子石居峰也在臨潁信號工區工作過。今年5月,石居峰為參加京廣線“集中修”,被調到施工任務更為繁忙的許昌信號工區。

  每當石居峰回家,石庭義總會問他一些鐵路發展的情況。石庭義身體硬朗,思維敏捷,對以前的工作記憶猶新:“那時候鐵路信號設備落后,列車運行白天靠臂板信號機指揮,晚上靠掛在機柱上的信號燈指揮,站與站之間只允許行駛一趟列車。”

  1974年,臨潁站信號聯鎖設備改造,臂板信號機換成了完全用電氣元件控制的色燈信號機。信號機雖然升級換代了,但石庭義的工作強度反而增加了。他和工友們要負責臨潁站南北12公里范圍內的21架信號機和12組道岔轉轍機的維修工作。當時,工區只有一輛自行車,就是靠這輛自行車和一雙腳,石庭義實現了職業生涯零差錯的目標。

  1986年,石庭義從臨潁信號工區退休。退休的第二天,石庭義就把那盞信號燈交給了石俊剛,并語重心長地說:“這盞燈代表著一種精神,象征著責任和堅守。”在這盞信號燈的指引下,石俊剛一步步成長為單位的生產骨干。

  2016年7月,石居峰畢業后也來到鄭州電務段工作,石俊剛把那盞信號燈交給了兒子,也把父親對他說的話講給了兒子。

  石居峰心里明白,接過這盞燈就是接過了接力棒,只有努力奔跑,才能無愧于石家幾代人的囑托,為鐵路發展貢獻力量。

  一盞信號燈就是石家幾代人的精神寄托。如今,石庭義隔三差五都要在站臺上走走,不時停下腳步看兒子在股道上揮灑汗水,他看到了傳承,也感到了欣慰。(記者 宋敏 通訊員 張勛勇 王永樂)

標簽:
相關新聞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95196
江西新时时怎么玩的